TXT小說網

第九零七章 秦嶺分部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秋天的風在持續的吹著,不時會有一些黃葉或者是紅葉自枝頭跌落。

    女原始人所在的、獨眼部落的洞穴周圍,眾人依舊是分散在這里,進行著采摘果實、捕魚之類的活動。

    這是二師兄、沙師弟他們離開這里,前往鼻環、耳環部落的第二天。

    已經加入青雀部落的獨眼部落的女原始人以及殘存下來的人,也在這里采集著果實。

    在這里生活了很長時間的她們,對于這周圍哪里有果實生長,要比其余的人更為熟悉。

    也正是因為有了她們的引導,眾人才能在這些時間里獲得很多的果實。

    女原始人她們,還是青雀部落的公民,并沒有因為翻出來來她們首領當日的舊賬,就被韓成列入奴隸的行列之中。

    一方面是因為事情已經過了有一定時間了,并且那次的遭遇說起來也是因為自己等人進入了對方的領地而引起的,結果是她們的首領等一些人死掉了,更是因為那次的遭遇,部落才會淪為今天這副模樣,而且青雀部落的人,也沒有在那次的遭遇之中受到什么傷害。

    另外一方面就是,她們只剩下了二十一人,并且還都是女人,除了那個被韓成取名為‘遇’的女原始人有著一個孩子之外,其余的未成年人一個都沒有活下來。

    在這樣的情況,這些女原始人們,極為容易融入進一個新部落之中。

    畢竟她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念想,除了加入到看起來更加的強大與善良的自己部落之外,沒有多余的路好走。

    拿起一顆沒有完全熟透的山果用水清洗了一下,放在口中咬了一下,韓成被酸的瞇起了眼。

    抱著不浪費食物的原則,韓成瞇著眼睛勉強將剩下的半顆吃掉,把籽吐掉之后,轉過身去,將視線投往南方。

    此時天氣晴好,視野顯得開闊,站在這里只要一抬眼,就能看到位于南面的大山。

    秋天真的到了,放眼望過去,入目就是一片的萬山紅遍,層林盡染。

    色彩斑斕的山巒,顯得格外美麗。

    面對這樣的景色,韓成卻沒有多少心思去欣賞,因為他的心思再一次的飄到了錦官城,以及錦官城邊上生長的水稻上。

    就算是已經走過一次、對路徑已經熟悉了,從這里出發,穿越過這應該是秦嶺一般存在的群山,到達錦官城,差不多也需要的二十天左右的時間。

    也不怪他心中著急,實在是這一次南下的時間有些晚了,每多在這里停留一刻,那些寶貴的水稻就可能會被鳥雀多吃上一些。

    這樣心里有些著急的想了一陣兒之后,看著這攔在前面的茫茫群山,韓成心里忽然間升起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的目光在自己所站的位置與群山之間來回的打量,越看,越覺得自己的這個大膽的想法靠譜。

    他的這個大膽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想要在這靠近入山口所在的地方,修建出一個分部落出來。

    之所以會升起這樣一個想法,是因為錦官城距離青雀主部落實在是太過于遙遠了。

    兩者之間的跨度太大。

    先不說其它,單單是這一路走來沒有固定的食物補給這一條,就足夠令人難受的了。

    如果不用為食物擔憂,他們的行程必然會加快不少,對于錦官城的開發也會變得更加迅速。

    同時,有了這樣一個分部落存在,也能夠大大的加強主部落與錦官城之間的聯系,使之能夠緊密的聯系起來,更像是一個整體。

    對于主部落,以及同樣位于北方的銅山居住區,如果氣候沒有惡略到一定的程度,韓成是不會放棄這兩個地方,將所有人都遷往南方的錦官城的。

    這不僅僅是因為,主部落是青雀部落興起的地方,并且對兩個地方的經營,花費了眾人的很多的心血,更為重要的是,主部落那里有鹽山,銅山居住區那里有銅山。

    銅和鹽對于部落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資源,特別是鹽,那根本就是離不開的存在。

    有了這兩種礦產存在,主部落以及銅山居住區,真的不是說舍棄就能夠舍棄的了的。

    在沒有在南方尋找到能夠取代這兩處礦產的存在之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將這兩個地方給完全舍棄。

    就算是冬天變得再寒冷,再漫長,人類在那里生活不了,在天氣轉暖的時候,韓成也依然會遣人前往這兩個地方,對那里的礦產進行開發。

    所以說,在這里修建出來一個分部落,真的很有必要。

    也不用特別的大,只要能夠抵御住其余部落的攻擊,擁有自保的能力。

    并在這里開辟出一片農田,生產出滿足居住在這里的人之后,還能提供給往來的人食用和攜帶的糧食就可以了。

    有了這樣的一個分部落,主部落與分部落之間,才能夠聯系的更加的緊密。

    無論做些什么,都方便。

    想通了這些事情之后,韓成顯得有些著急與郁悶的心,一下子就變得平靜與開朗了起來,有種念頭通達的感覺。

    在心里將這個想法,來來回回、仔仔細細的又想了幾遍之后,韓成變得越發堅定起來。

    他將目光從不算特別遠的群山上面收回,落在了在這一片區域上勞作的人身上。

    一開始從部落出發的時候,韓成帶了四十個成年公民,以及六十個成年奴隸,外加二十個已經能夠參加勞動的未成年人。

    這就是他準備進行建設錦官城的人手。

    如今,因為這次意外的發生,整個隊伍一下子就變得龐大了起來。

    從獨眼部落這里得到了連同女原始人以及腿懷中的嬰孩在內的二十一人。

    從鼻環和耳環部落,一共得到了六十三名成年人。

    這還是在二師兄沙師弟還沒有回來的情況下,倘若他們兩個人帶隊歸來,那么從鼻環、耳環兩個部落得到的人,很容易就能夠超過一百人。

    再加上獨眼部落的這二十一名女性原始人,這次得到的人將會超過他們這一行的總人數。

    這么多的人,或許沒有必要全部都帶到南方去,可以留下來一部分人,在這里直接開始修建新的分部落。

    兩百多人,完全有能力同時建設兩個分部落了。

    特別是在其中一個需要修建的部落,還是比較小的那種的情況下。

    這樣來來回回的想了一陣兒之后,韓成的心情變得愈發愉悅了起來。

    他愉悅了,就會有人變得不開心,就比如包著一條腿的鼻環部落首領。

    他之所以會變得不開心,是因為這個對著南方的山巒發了好一陣兒呆的神部落的首領將他佩戴了很長時間、象征著勇猛的鼻環給摘下來給丟掉了。

    不僅僅是他的,他們部落中的所有帶著鼻環的人,那漂亮的鼻環都被摘下來放到火堆里面給燒掉了。

    并且,這個神部落的首領還通過那個長得黑黑的、很會與人溝通的人,告訴他們,以后都不許再帶什么鼻環。

    因為鼻環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

    這樣的事情如果放在以前,誰敢這樣做,哪怕是瘸著一條腿,鼻環部落的首領也依然會從地上跳起來給他拼命。

    但是現在,事情一下子就變得不一樣了起來。

    做這些事情的是神部落的首領,是那個能夠操縱雷霆的人,是所有神部落的人都要畢恭畢敬的對待的人。

    這樣的人將他的鼻環摘掉了,那也就摘掉了。

    而且,他的這種不開心并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

    被摘掉鼻環的他,仔細的觀看著神部落的這些人,再想想那個神部落的人向他們傳達過來的、帶鼻環丑的意思。

    一番的琢磨之后,再對比一下自己部落的人帶著鼻環的樣子,他發覺帶著鼻環的自己等人,確實不怎么好看。

    心里有了這樣的念頭之后,他就越來越覺得帶鼻環丑了。

    甚至于對鼻子上因為帶鼻環而留下來的那個洞,而感到了一些自卑。

    在今后的日子里,他總是有意無意的用手去遮擋鼻子上留下的這個洞。

    這就是被征服者經常會產生的一種心理狀態了。

    會不自覺的崇拜征服者的許多東西,并否定自身的一切。

    看著去掉了鼻環的鼻環部落首領,以及鼻環部落的一些人,韓成頓時就覺得順眼多了。

    這一方面是因為固有的審美觀點,讓他欣賞不了這種美,另外一方面就是想要為今后的子孫們節省一些不必要的開支。

    隨著時代的發展,人類一天天的進步,到來后來,男人和女人組成配偶,就不會如同現在這樣,只要男方強壯就足可以引得無數女性原始人的青睞,在歡喜會上,更是能夠成為最耀眼的存在。

    到了后來,強壯與否就變得不那么重要了。

    挑選配偶的時候,女方更加的重注男方的其它方面。

    而男方為了將女方迎娶過門,組成一個家庭,就需要盡可能多的展現出自己所擁有的物質資源。

    居住的房屋、乘坐的車子這些暫且不提,單單結婚時的首飾就需要花費不小的精力去準備。

    金耳環、金戒指、金項鏈、金手鐲……

    要是韓成不趕緊將佩戴鼻環這個習慣從根子上面給掐死,說不定發展到來,除了需要滿足這四件套的同時,還需要再加上這樣一個金鼻環,或者是鉆石鼻環。

    這對于后來的人、尤其是后來的男性而言可就有點太過于殘忍了。

    所以說,這樣的不良習慣還是杜絕了好。

    韓成對這些人進行了一下小小的移風易俗之后,也沒有閑著,而是帶上貿以及那個抱著孩子的女原始人,還有另外一些人,離開這里,朝著南面的那些顯得很是雄偉的群山走去。

    他是想要趁著二師兄、沙師弟他們沒有回來之前,將這一帶的地形地貌給摸清楚,并將修建分部落的地點給確定下來。

    這樣以來,等到二師兄、沙師弟兩人回來之后,他只需要交代上一些別的事情,并對人員進行一定程度的調配之后,就可以留下一部分人,然后帶著其余的人,朝著錦官城進發了,而不用再在這里多浪費時間。

    時間就在這樣摸索之中慢慢的流逝,到了第三天中午的時候,二師兄帶著人回到了獨眼部落所在的地方。

    傍晚的時候,沙師弟也帶著人回來了。

    他們出去的這一趟很順利,沒有遇到什么困難,帶路的人,以及留在部落里面的人,都非常的配合,或許可以將之稱為順從。

    帶路的人被他們自己腦補出來的‘神部落’給嚇住了,剩余的人帶路回去的人這樣一說,就也都紛紛被他們給帶到了坑里,深信這些人就是來自于神部落的人。

    其實流傳的很多鬼故事就是這樣來的。

    就比韓成就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他們村上的一個孩子,與他同歲,上小學的時候去廁所的時候,一不小心掉到了廁所里。

    那時候鄉村學校沒有建設起來,教室還都是一排排的瓦房,就更不要說廁所了,茅坑都是露天的那種。

    那動靜就別別提了。

    這伙伴也機靈,知道這是一個丟人的事,于是就咬死了是鬼拖著他的腿給他拖下去的,不是自己掉下去的。

    然后事情就更轟動了,以至于韓成他們之后去廁所都是成群結隊的去,匆匆解決完,拔腿就跑。

    這事情一直等到上來初中,那伙伴才給他說。

    然后等到他們高中的時候去小學學校,還能聽到廁所有鬼,曾經將一個孩子拉進茅坑的傳說……

    言歸正傳。

    知道了他們都很順利之后,韓成也露出了笑容。

    當然,他露出笑容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二師兄他們這一次一共帶回來了五十四人。

    雖然有大有小,有老有少,但這都是人,就算是懷抱著的嬰孩,再過上幾年也能為部落出力。

    至此,韓成他們這一趟因為一個意外,而總共收獲到了一百三十八人,這真的是一個極其意外的大收獲。

    在將這里事情初步處理好之后,韓成也開始對他們兩人說在這附近建立新分部落的事情……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11选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