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六二三章 青雀展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吃過兩碗熱粥之后,黃果如同其余的人一樣,用莫大的毅力支撐著疲倦的身軀,隨著那些人一起前行。

    她的身子已經很虛弱了,她覺得很有可能會隨時倒下,寒冷和疲倦,無時不刻的不在襲擾著她。

    和其它的人一樣,沒有出發之前,以及剛剛出發時的種種激情,都被這行走途中的寒冷和疲倦所取代了。

    就像是一個立下了令自己激動的發抖的志向的人,被前行途中的種種困難磨練的沒有當初了激情。

    不過與那些被困難消磨了志向、可以另立志向的人不同,黃果此時已經沒有了別的選擇。

    因為不努力前進走到那個令人神往的部落,等待著她的只有死路一條。

    這時候的她以及黃果部落的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再想著回去她們原本的洞穴,因為那洞穴里如今變得空空如也,僅有的一些東西,都被她們給帶了出來。

    而且這些帶出來的東西,也不可能囫圇著帶回去了,因為此時她們最為珍貴的大缸,已經破裂成為了兩半。

    不是失手摔破的,而是人為弄破的。

    在為這樣的一個大缸就這樣被弄破而感到可惜的同時,黃果其實也是挺贊同這樣做的。

    因為不這樣做的話,她們部落里的兩個人,昨日就已經死了。

    那是兩個身子本就虛弱,而且年紀還比較大一些的人,實在是走不動了。

    其余人也都被這風雪折磨沒有了多少力氣,想要背著她們前行,實在是不太可能。

    于是那個隊伍中領頭的人,就讓人將大缸弄破成了兩半,用繩子綁了,里面放些干草獸皮,讓虛弱到不行的人坐在里面,讓鹿拉著走。

    黃果抬頭看看那兩個坐在破缸里被鹿拉著的人,在為那個的智慧感到欽佩的同時,心里也比較羨慕,畢竟她也很累,如果有可能的話,她也想要坐在里面。

    看看前面牽著鹿,帶人行走著的那個領頭的人,黃果心里多出來了一些心安的同時,一些憂慮也隨之升起。

    因為領頭的人由兩個變成了一個,另外一個帶著幾個人昨天脫離隊伍朝前走了,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往前走,不要擔心,貿已經帶人回去了,神子知道了,一定會派出足夠的人帶著足夠多的食物,來接我們回部落!”

    領人沿著貿留下的足跡,慢慢的往前走的殤,噴吐著白氣,見眾人情緒低落,情形越發不好,想了想就連比帶說的給眾人鼓勁。

    青雀部落貿易隊的人,經歷慣了行走,被殤這樣一說,回想一下部落里的種種,以及神子平日的所作所為,這時候頓時就有了精神。

    是的,神子不會拋棄他們的,部落里的人不會拋棄他們的,他們不是沒有依靠的人。

    這樣的話,同樣也讓黃果部落里的一些人,多出了一些振奮之情。

    但也有一些人心里對此則比較將信將疑,比如黃果部落的首領。

    對于殤所說的話,黃果部落的首領是不怎么相信的,因為這樣的情況若是發生在他們部落,他很有可能是不會去救的,因為做這樣的事情,需要冒很大的風險,而且將人都救回去之后,還要消耗的很多的食物。

    作為這個時代的人,而且還是一個首領,他要比一般的人,更能認識到食物的珍貴。

    天氣由暖變寒,只怕那個部落所剩的食物也不會太多,自己等人過去,只會加劇食物的消耗,將那個部落也給拖垮,就像是他們此時正拖著的這個隊伍一樣。

    人總是習慣性的以自己為標準去衡量周圍的事情,去推己及人。

    如同井底的青蛙看天空,比如兩個鋤地的老農幻想皇帝天天用金鋤頭鋤地的美好生活。

    再比如此時的黃果部落首領,因為自己部落缺少食物,也就認為青雀部落的食物也不會太多。

    相對于黃果部落的首領,黃果對殤的這話還是比較相信,但縱然是相信,可心里的憂慮還是有的。

    因為不斷在雪地中跋涉,眾人的體力也越來越差,按照這樣的情形下去,只怕會有更多的人走不動道。

    那個部落的人來接應自己等人,最少也要多弄幾個大缸敲開,做成這種可以讓鹿拖著走的東西,這樣才能將所有的人都給接回去。

    只是,這可是最為珍貴的大缸啊!

    那個部落的人舍得將這么多珍貴的東西砸爛用來接她們嗎?

    相對于黃果部落眾人的疑惑,殤等人對于部落中的人會派人接他們回去,是一點顧慮都沒有,不過殤的心里還是有著一些擔憂。

    因為按照路程來算,就算是貿等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部落,神子等人立刻安排人手收拾東西,然后出發往這里趕,最快也要后天才能達到。

    而隊伍里的食物,最多只能堅持到明天中午……

    難道真的要殺鹿了嗎?

    他這樣想著,扭頭看看跟在他們身邊馱著東西,任勞任怨的鹿,心里充滿了不舍。

    這是距離當初他做出帶人前往青雀部落借糧之后,再一次遇到難以抉擇的事情。

    不過與當初的無依無靠,心中惴惴不同,這一次的抉擇雖然比較艱難,但他心里沒有太多的驚慌,因為部落里有神子在。

    大雪覆蓋的天氣里,就算是不刮風也依然是寒氣逼人,更不說此時還吹著一些冷風了。

    隊伍里的人,踏著厚厚的積雪艱難前行。

    “那里?!”

    中午十分,行走中的隊伍中的一人,忽然指著前面的一處地方激動的喊叫了起來。

    眾人紛紛往那里看去。

    遠遠的,只見雪地里多出來了一行黑點。

    這是為數眾多的人,中間還能看到不少鹿的蹤影,周圍一些跑來跑去的小些的黑影,是一些狼。

    在隊伍的中間,有人舉著一根棍子,棍子上綁著一面用麻布做成的旗子,旗子上面隱約畫著一個圖案。

    這時候離得太遠看不清楚,不過殤他們卻知道那個圖案是什么。

    因為在他們的隊伍中也有一面這樣的旗幟。

    青雀!

    這是前來迎接他們的人到了!

    來不及思索前來迎接他們的人為什么來的這樣快,殤、以及剩余的十幾個貿易隊的人,都忍不住的放聲高呼起來,又蹦又跳。

    拿著旗幟的那人,更是將手里的旗幟高高的舉起,用力的揮舞。

    冷風吹動著旗幟,嘩啦啦的作響,不怎么標準的青雀,隨著而動,似乎是想要展翅飛翔一般。

    遠處出現的那群人顯然也看到這里的殤他們,那桿樹立的旗幟也開始搖晃起來,與這邊的人遙遙呼應。

    隱約間有一些分辨不出什么意思的聲音傳來。

    那邊的隊伍明顯加快了腳步,更有一些人越眾而出,朝著殤他們這里迅速趕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11选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