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二八八章 寶刀未老的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隨著韓成出去的十八個人,男女各占一半。

    留下的人中,以二師兄這個把投石索使用的溜熟的家伙為首。

    之所以不讓他跟去,一來是部落里需要有人坐鎮,二來就是投石索用來防御比用來打獵更為適合。

    第三就是這家伙個頭太大,在舟上太占地方,不僅僅他難受,舟也難受,韓成看著更是難受,總擔心他會把舟給壓沉。

    所以他就留了下來,剩下的八個成年男性大部分是跛、木頭、黑娃等這樣不算是專業戰斗人員的人。

    成年女性留在部落的比較多,有二十七個。

    除了一個正在生孩子的,其余的都來到了圍墻之上,參與了這場偉大的‘青雀保衛戰’。

    有青雀二年冬天時,騰蛇部落來犯的那場保衛戰的經驗在,青雀部落的人在處理里戰爭的善后問題時,也顯得有些輕車熟路了。

    等了一陣確認安全之后,分出一半的人拿著藤盾還有石矛,出了圍墻。

    受傷的成年男性被毫不留情的給刺死了,受傷的成年女性,在萬分驚恐之中,被留下了一條性命。

    被留下的傷者只有兩個,這是因為有四個受傷的人,都在受傷之后,想要跳跑的途中,被青雀部落的二次攻擊給弄死了。

    兩個驚恐萬狀的女原始人被拖回了部落。

    剩下的九具尸體,在上面插著的羽箭被一一拔出之后,就被匯集在一起,拉到距離青雀部落比較遠的地方,放火燒掉了……

    巫很氣憤,這個骨部落,自己部落給他們提供美味的食鹽,他們居然還來攻打自己部落!

    真是太不像話了!

    這時候,巫已經選擇性的遺忘了令他怦然心動的依鹽為謀的計劃。

    巫很生氣,所以后果極其嚴重。

    在按照神子之前所傳授的方法,給著兩個女原始人治了傷之后,對著她們的臉,是噼里啪啦的連著抽了好幾巴掌。

    一邊抽,一邊還嘀嘀咕咕的罵著一些什么。

    兩個這會兒本就嚇得不行的女原始人,被他這一陣大耳瓜子抽的,更是蜷縮一團不敢動彈,嘴里不時發出一聲壓制不住的叫聲。

    知道的巫是在打兩個女原始人,不知道還以為巫是寶刀未老,雄風大展……

    發生在這里的一切,遠在河流下游的韓成等人并不知道。

    此時的他們,正劃著舟,不斷的朝著部落接近著。

    每一個船上都有四個漿,船頭兩個,船尾兩個。

    兩個人用力,四只船槳一起波動,雖是逆水行舟,速度卻比想象中的要快。

    天上的云、兩岸的草木、空中的飛鳥都一一倒映在水中。

    給人一種舟在水上過,人在畫中游的奇妙感覺。

    隨著距離部落越來越近,包括韓成在內,都是恨不能一下子跑到部落中去。

    舟中當作花瓶來用的陶罐里,除了那些被照顧的很好的柴胡之外,又多出了幾株東西,正是在回來的路上,韓成讓人挖取的幾株野麻。

    雖然知道秋天時還要來一趟,到時加野麻才會成熟,但他還是想要帶一些回去。

    出了一趟遠門,總要給部落帶回去一些東西才好。

    奶茶妹手里拿著一個碗,另外一只小手伸進碗里撩起一些水,學著韓成的樣子,澆在罐子里面栽種的柴胡還有野麻上面。

    她的病已經完全好了,從韓成那里得知,是這叫做柴胡的東西治好了她的病,所以這幾天以來,對這些被韓成栽種在罐子里面的東西很是上心。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奶茶妹已經沒有剛來之時那樣膽小了,變得活潑了不少。

    不過她的這種活潑,僅限于對韓成,面對大師兄這些成年人時,還是顯得怯生生的,如同一個受到驚嚇,隨時會跑掉的小鹿。

    這可能跟她在部落里時,要被成年人丟到火里燒死有關。

    “奶茶妹。”

    韓成喊了一聲。

    她立刻朝著韓成看了過來。

    韓成笑著指指船頭,對她說道:“寫。”

    奶茶妹就就將端著的陶碗放下,將兩只手放在眼前辨認了一會兒,找出右手來,用右手的食指沾著碗里的水,憑借著腦子里顯得有些模糊的記憶,笨拙而又認真的在船頭上一筆一劃的寫了起來。

    字寫的歪歪扭扭,很是不規范,尤其是第一個‘奶’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兩個字。

    “奶~茶~妹~!”

    寫完之后,奶茶妹指著已經想要消失的奶字,還有后面的兩個字,顯得別扭又有些拗口的,一字一頓的念道。

    念完之后,想了想用手指了指自己。

    韓成笑著對她點了點,身上在她腦袋瓜上揉了揉。

    奶茶妹很聰明,這一路上韓成不時會教她說一些簡單的普通話,比如柴胡、比如奶茶妹這些,她都記住并說出來。

    自己的名字也能寫出來了。

    得到韓成的夸獎,被韓成揉腦袋瓜的奶茶妹,露出了開心的笑,

    兩根羊角辮,一晃一晃的。

    這當然是韓成的手筆。

    奶茶妹的頭發應該是從出生就沒有洗過,亂糟糟的如同雞窩一樣。

    等到她病好的差不多之后,韓成就燒水給她用草木灰洗了頭。

    洗過之后,怎么弄都弄不通。

    于是等到干了之后,就被韓成用火給小心的給燒斷了。

    用火燒頭發,就算是再小心,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看著如同被福將啃過的頭發,覺得很是過意不去的韓成,就找了兩截繩子,給她扎了兩個羊角辮出來。

    雖然扎的比較歪,但與之前比起來,看著要順眼的多。

    就是讓奶茶妹看起來很像是村里的傻二丫頭……

    奶茶妹對著兩個羊角辮很是喜歡,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天賦技能發揮了作用,對著水扎了幾次之后,就已經遠遠超越了韓成……

    小舟一行著,遠遠的就看見了那根立在岸邊不太遠處,迎風招展的獸皮旗子。

    快到了鷺河的竹林了!

    這里是必須要靠岸的,相對于野麻還有柴胡,能當飯吃的竹筍,無疑更適合作回家的禮物。

    四只小舟依次靠岸,最為活躍的鐵頭拿著纜繩率先跳下岸去,用手拉著纜繩,讓舟頭緊緊的抵在河岸上,好讓其他人更為安穩的下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11选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