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二二四章 沒帶夠毛皮?可以賒銷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大師兄的熱情相待,讓羊部落首領做賊心虛的心一下子變得平靜下來。

    他不再急著走了,而是停下來看大師兄頭上戴著的原始版lei鋒帽,以及兩只用繩子拴住掛在脖頸里的手套。

    然后手舞足蹈的向大師兄詢問,他們能不能換取這兩樣東西。

    為了顯示自己誠意,他從剛剛換取的陶器堆里拿出了一只陶碗。

    這可是用五張小羊皮或者是兩張大羊皮換取的。

    大師兄早在前幾天的時候,就得到過神子的吩咐,說陶器是一種很是耐用的東西,這些部落交換幾次、部落里有了存貨之后,就不會再用食物來換取陶器了。

    為了保持這種原始的交易,對這附近的幾個部落進行剝削、為正在緩緩張開的食鹽政策打基礎,就需要不斷的開發出新的東西,讓這些部落的人交換,讓他們變得更加貧窮。

    羊部落的首領會將注意力放在青雀部落眾人帶著的手套還有帽子上,除了他們自身的手因為養羊凍裂而有了這方面的需求之外,與大師兄頻繁的將插入手套又拔出來,不時扶一下帽子不無關系。

    獸皮制作的手套和帽子,就是韓成決定在這個冬天像這些會前來的部落進行推銷的東西。

    天氣這樣寒冷,這時候正是需要一雙手套和一頂帽子進行防寒保暖的好時候。

    至于這些部落的人會因為價格的緣故而不進行交換,這……

    這是不存在的,因為韓成要求用來交換的,并不一定是他們賴一活命的糧食,還可以用數量不少的毛皮。

    讓這些部落的人,用吃的來交換手套、帽子他們當然不肯,但換成毛皮就沒有關系了。

    隨著毛皮的用途被不斷的開發,如今青雀部落對毛皮的需求量很大

    其余不說,單單是鋪蓋這一項,就需要很多。

    多開發出兩種東西用來交易,對于青雀部落來說,也是有利的。

    羊部落的首領,以為自己用一只陶碗來交換一個帽子和手套已經非常的大方了,然而出乎他的預料的是,這個剛才還笑意盈盈的給他們說話、并囑咐他們隨時可以來取鹽的人,卻搖了頭。

    看著摸摸頭上帶著的帽子、以及脖頸上掛著的手套,然后指指陶碗對自己豎起兩根指頭的鄰近部落首領,羊部落首領覺得非常憤怒。

    他認為這樣交換,他們吃了大虧。

    “%#……%”

    他手舞足蹈的像大師兄討價還價。

    但在食鹽上極為豪爽的大師兄,在面對這用皮毛制成的帽子還有手套的時候,卻出奇的摳門,死咬著一個碗換一個帽子或者是一只碗換取一雙手套的價格不肯松口。

    羊部落的首領一番討價還價之后,越發的氣憤了。

    在他看來,這樣的帽子還有手套,用不了太多的皮毛,而這個部落的人卻要他們用花費了很多皮子換的兩只碗來交換,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wc”

    他對著大師兄顯得憤怒的說道,然后抱著手中的陶碗憤憤然的轉身,意思是不換了。

    大師兄現在很有奸商的樣子,見到生意談崩之后,一點都不著急。

    他叫住羊部落的首領,然后將戴在自己頭上的帽子取下,趁著熱乎勁戴在羊部落首領頭上。

    還很細心的將兩側‘帽耳朵’下面的繩子綁在羊部落首領的下巴上。

    大師兄的動作很溫柔,對待他自己的配偶時,也沒有這樣的溫柔過。

    羊部落首領一開始還有些拒絕,但隨著暖意的傳來,他很快就不掙扎了。

    因為暴露在冷冽的空氣里而凍的發疼的耳朵,這時候被溫暖的‘帽耳朵’牢牢的護住,貼在臉頰上,有些涼,隨后又有一些癢癢的感覺傳來,但不管怎么說,這都是一種極為舒服的感覺。

    舒服到羊部落首領都不愿意將之取下的程度!

    大師兄又將掛在自己脖中的手套取下,套在羊部落首領脖上,拉起羊部落首領因為不勤洗手以及沒有手套保護,出現了許多干裂口子的手,幫其小心的套上。

    又是一種溫暖迅速的籠罩住了一雙凍的有些發痛發木的手。

    羊部落的首領眼睛亮亮的,他試著不斷蜷曲雙手,覺得這毛皮制成的東西很軟和,并不怎么影響手的蜷曲。

    一雙自入冬以來,除了放在褲襠里還配偶懷里就沒怎么暖和過的手,卻在這小小的、用皮毛制成的東西上感受到了那種溫暖。

    羊部落的眾人,見到自己首領這副享受的樣子,也不由的好奇和期待起來,這東西真的有這樣的好?

    事實證明,這兩樣東西就是這樣的好,好到羊部落的首領都不想將它們摘下來了。

    他猶豫了一陣,還是把帽子摘了下來,冷冽的空氣讓他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剛剛感受到了一些溫暖的皮膚覺得更冷了,尤其是那兩只長有凍瘡的耳朵。

    他又將帽子帶了回去,然后捧了兩個陶碗過來給大師兄。

    陶器在青雀部落已經極為普遍了,他們比較需要的是毛皮,所以大師兄又將羊部落首領捧來的兩個碗給推了回去。

    這讓羊部落的首領極為不解。

    為了換這東西,剛剛還爭論的這樣厲害,一口咬定了要用兩個陶碗來換,怎么現在又不要了?難道是這個家伙良心發現了?

    大師兄當然不是良心發現了,他用手指指戴在羊部落首領頭上的帽子,又指指羊部落首領手里捧著的碗,拍拍身上裹著的羊皮,然后將一只手掌豎起,將五個手指全都伸開,意思是一個帽子要用五張小羊皮換。

    又拍拍身上裹著的羊皮,比出一個大的動作,然后伸出兩根手指,示意也可以用兩張大羊皮來換。

    同時嘴里說著一些話,加以輔佐。

    喜歡用自己部落不怎么珍貴的東西換取別的部落很多東西的大師兄此時也感到了一些麻煩。

    在他們部落里,想要表達東西的個數,直接用神子教授的‘一、二、三、四、五、……’這些數直接說出來就好了,而與這些部落做交易時,只能是比手指,當東西多而手指不夠用的時候,還需要借助小石頭、樹棍這些東西,實在是麻煩。

    羊部落首領聽不到懂大師兄口中的‘五’、‘二’是什么意思,但卻能看懂大師兄伸出的手指。

    弄明白了大師兄的意思之后,羊部落的首領,顯得有些沮喪,因為他們這次帶來的羊皮全都用來交換陶器了,而這鄰近部落的首領卻要求用羊皮來換這被他們叫做‘帽子、手套’的東西,這他們現在是真拿不出。

    看來只能等到下次再換取了。

    如果遇上大雪降下,可能這整個寒冷的季節,他們都不能擁有這兩樣東西。

    這讓他很是為難。

    他想了一陣,很是不舍的將帽子和手套摘下,將之遞給了大師兄,向大師兄表達了他的意思。

    他原以為依照這部落首領的性格,一定會將帽子還有手套收回去,以物易物現場交換是他們所采取的辦法。

    卻不想這首領又笑著將帽子還有手套重新給他帶上,然后還告訴他,可以先將這兩樣東西帶回去,等到下次前來時將需要用來交換這兩件東西的羊皮帶上就好。

    這讓一番思索之后,明白了大師兄意思的羊部落首領是又驚又喜。

    他抬起帶著手套的手,摸摸頭上帶著的帽子,然后走過去用力的抱了抱大師兄,并且用額頭在大師兄的肩膀上,使勁的抵了抵,用來表達自己的欣喜與感動。

    然后捶著胸脯向大師兄保證,他們一定會將皮毛送來,讓大師兄他們放心。

    這種在后世極為普遍的賒銷行為,如今提前出世之后,立即就取得了極好的效果。

    因為扒去增加銷售量這一外衣之后,它還蘊含著一種信任關系。

    后世人大多都對這層關系不怎么敏感了,淳樸的原始人,卻對此極為的看重。

    這也是羊部落的首領在明白了大師兄的意思之后,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11选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