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一零九章 這是放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增高圍墻的事情,沒有想象中的快,這不僅僅是因為再往高處增高需要搭架子、拉泥巴等一系列的事情,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是這群鹿。

    在人口少的時候,想要做些什么都不方便,就算是養鹿也是如此。

    如果是一頭兩頭,那喂養起來對青雀部落來說問題不大,但現在直接就是二十多頭。

    不說其他,單單是每天草料的消耗,就不是一個小數目,需要至少七人專門給它們收割青草,方才能夠填飽這些大胃王。

    而且還是那種不容許偷懶的收集。

    這對于如今的青雀部落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即便是在韓成的命令下,大師兄等人用小油菜把一頭年老的鹿引誘出去,偷偷摸摸的宰掉吃肉,部落中給鹿弄草的壓力還是沒有減少。

    而且,開春之后那些萎靡了一冬天的兔子也開始興奮起來了,因為‘運動量’的增加,一個個也是胃口大開,而且隨著小兔崽子的不斷降世,對青草的需求量也開始增多起來。

    這更是加重了部落中人的負擔。

    隨著部落附近的青草被收割之后,想要再收割同等數量的青草,就需要去更遠的地方。

    這就意味著需要花費更多的力氣,同時遇到危險的情況也會大大的增加。

    對于此事韓成也是一籌莫展,他沒有想到本來對于部落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到了現在居然會變成這副模樣。

    放養的事情,他也有考慮,只是心里一直都在猶豫,這些鹿是他連哄帶騙好不容易方才弄回來的,前前后后為之付出了很多。

    更是把鹿圈修建的比青雀部落的人住的地方都要好,要是現在把這些家伙一放出去,它們就邁開蹄子頭也不回的狂奔而去,獨留下空空如也的鹿圈,韓成可是連說理的地方都找不到。

    仔細的思索之后,韓成最終還是選擇了向現實屈服,決定對這群鹿進行放養。

    不過采取了一些折中的辦法,那就是給鹿大爺栓上繩子。

    一開始是拴在脖子上的,但韓成很快就改變了這個做法,因為這樣栓的松了容易掉,栓的緊了又會影響鹿大爺的呼吸。

    不用力拉吧控制不住它,用力拽吧,又會給它勒著吐舌頭。

    鹿大爺不滿的看著韓成,韓成也在看著它。

    它看的是韓成的拿著繩子的手,韓成看的卻是它的鼻孔。

    不明所以的鹿大爺對于這個小兩腳獸想要試圖綁住自己的行為很是氣憤,伸出舌頭翹上去舔了舔自己的鼻孔,可能是覺得味道不是太好,旋即又狠狠的打了兩個噴嚏,同時把頭來搖。

    韓成想了想,還是沒有對鹿大爺的鼻子下手。

    除去它的兩個鼻孔中間的間隔太小,不適合穿鼻環之外,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穿鼻孔太過于痛苦。

    這么長的時間接觸下來之后,對于這頭比較通靈性的鹿,韓成已經有了感情,他不想用那樣殘酷的手段來對待它。

    思來想去之后,只能是從頭上下手了。

    不是拿繩子直接挽出一個套套在鹿大爺的頭上,那樣的話容易在臉上勒出血痕,畢竟鹿大爺也是一個靠臉吃飯的。

    韓成所做的,是一種在他前世的家鄉叫做‘夾板’的東西。

    這東西原本是給牛用的。

    小牛犢子逐漸長大了,為了避免它到地里去吃莊稼,就會用‘夾板’將其栓起來。

    至于牛鼻環,一般只有那種確定會留下來、調教成耕牛的牛才會被穿上。

    一般被賣掉吃肉的牛犢子是不會穿鼻環的。

    這種‘夾板’也好做,只需要將一截長十二三厘米、直徑兩三厘米的木棍從中間劈開,然后在兩端各自用手壓鉆鉆出一個孔,用來穿繩子就好了。

    用的時候,就是先將這兩片木板,用繩子穿一下,然后一左一右的放在鹿臉上,固定住之后,再用一個長繩拴住夾板。

    只要牽引住繩子,鹿就會跟著你走,

    這樣的話,就可以將之前的種種弊端都給避免掉。

    在保證能夠對鹿大爺加以控制的同時,還能避免它受到傷害,又能保護住它的盛世容顏。

    被韓成再次用它自己媳婦的奶水哄騙住的鹿大爺,不時的搖動一下腦袋,有時候還低下頭、扭著屁股用后蹄子在自己臉上扒拉兩下,想要將這個礙事的東西去掉。

    只可惜它的蹄子只有兩瓣,而且還不能自由的活動,韓成綁上的東西,還不是它能弄掉的。

    鹿大爺幽怨的看著韓成,不停的那臉往韓成的手上蹭,想要韓成將這個難受的東西給解掉,韓成最終還是硬著心腸沒有解開。

    大約過了兩天的時間,鹿大爺才逐漸適應這個東西。

    韓成帶著鐵頭幾人出去放鹿了。

    被繩子拴住牽在手里,只有鹿大爺一個有這樣待遇,它是鹿群的老大,只要將它控制住了,其余的鹿就都會跟隨。

    韓成發現自己想錯了,自己就不該出來放鹿,這他娘的哪里是放鹿啊,分明就是鹿在放自己啊!

    報復!這家伙純粹就是在報復!

    被鹿大爺梗著脖子拉的站不住腳的韓成氣喘吁吁,直想破口大罵。

    鹿大爺的心情美到飛起,一來是它終于能夠離開居住了半個冬天的鹿圈到外面好好的跑跑,自由呼吸一下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它可以好好的報復一下這個可惡的小兩腳獸。

    鹿大爺低頭咬了兩口肥美多汁的嫩草,然后扭頭看看握著繩子氣喘不已的小兩腳獸,背后的尾巴一揺,邁著修長的大腿便優雅的跑了起來。

    韓成那里拉的住啊,再次被帶著跑了起來。

    福將這個傻狗,還以為這是在玩鬧,根本就不理會韓成讓他攔一下這該死的鹿的話,跟在周圍,前后左右的撒歡奔跑,氣的韓成都有種晚上吃狗肉的沖動。

    鹿大爺跑了一會兒,便停下了,搖著尾巴悠哉悠哉的吃著青草,心情要多愉悅就有多愉悅。

    它現在覺得頭上綁個繩子其實也挺好,最起碼用來溜小兩腳獸挺不錯。

    (感謝書友們的大力支持,謝謝大家的鼓勵,打賞和推薦票都收到了,樂的暈暈的。如此厚愛無以為報,只有奉上存稿一章,略表心意——渴望再被丟推薦票的守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11选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