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一千八十九章 真正的先行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羅貝爾激動的說道:“為動力系統輸送了足夠多的動力之后,控制室就恢復了自我運轉的功能,事實上我也在查看是什么情況。我的猜想中,是動力系統恢復工作后,風暴之舟自身出現了進化的趨勢,正在吸收船艙世界的世界之力,進行自我修復!”

    除了這個原因,似乎也沒有其它的原因了。和之前不同的地方,動力倒是其次,最大的不同是船艙世界的造海計劃正在進行,形成世界之力雛形的元素力量正在平衡和被彌補。

    大偉同樣激動道:“那豈不是意味著我們的猜想是正確的,風暴之舟的確可以進化到更高的生命層次?”

    先是在伊瑟拉的領域中種下了一顆神樹,完成了玄幻風的游戲玩法。又一個理論被證實,讓機械生命進化出意識形成生命特征,是要玩出科技生命的科幻風節奏。

    控制室里的水暈痕跡,是“心臟”在汲取能量進行自我修復的表現,機械出現故障除了維修沒有第二種方法可用。控制室的出現了自我修復的情況,已經是超脫了機械的范圍,甚至是超出了機械生命的范疇。

    機械生命損壞后進行自我修復,前提是有足夠的供材料和零件,風暴之舟卻是在看似什么都不需要的情況緩慢修復著,和玩家可以慢慢的恢復生命值和法力值是一樣的道理。

    他深感欣慰,關于風暴之舟蛻變的構想,最壞的情況是需要玩家對船身等部位先進行修復,需要大量的高端材料,甚至是“神性材料”。比如修復船身,以風暴之舟國運神器的級別,不是老神王奧丁說的歌斐木等傳說中的神樹作為材料,想要修復估計可能性不大。

    僅僅是船身的損壞還是其次,船艙世界的位面裂隙要怎么修復,一點頭緒都沒有。總不能學媧神,找齊五種顏色的石頭,然后開熔爐煉化去補天。如果是那樣的話,先要被塞住的應該是程序猿的腦殼洞。

    想到這里他問道:“船身的損傷是否在自我修復?”

    然后他覺得還是算了,自己親自去查看,留下羅貝爾在控制室繼續折騰。經過船艙走廊的時候,他赫然發現又有一個艙門被打開了!

    “我勒個去,驚喜太多,一時間有些適應不過來啊。”他喜出望外。

    一直在為風暴之舟投入正常使用努力,卻遲遲沒有進展和見效,突然有了進度后,驚喜一個接著一個的發現。他慶幸自己的心臟不需要修復,不然被刺激的心臟病復發,能不能訛游戲開發商賠錢還不好說。

    走出風暴之舟,在夢境空間里環繞船身轉了一圈,發現破的洞和損壞的位置沒有出現水暈的痕跡,他頓時心安了不少。

    “這才是正常的游戲體驗,要是突然全方位的大躍進,太反常了還真怕有幺蛾子超出掌控。”他長出一口氣。

    從目前的情況,風暴之舟應該是在汲取船艙世界的世界之力,因為提供了充足的動力,率先進行心臟的自我修復。當控制室的所有功能恢復,心臟先恢復正常工作,然后才會自我修復外在的損傷。

    “最后才應該是位面裂隙的縫縫補補,完成了這些自我愈合,才是真正進化的時候。”

    如此一想,依然還遙遠。再次走進船艙走廊,他來到被打開的新船艙,準備查看是什么艙位。

    進入船艙之后,仿佛是進入了一片虛空位面。

    “系統提示:玩家是否選擇開啟船艙功能?”

    “系統提示:開啟船艙功能需要達成條件。”

    是有使用條件的船艙,確定開啟了之后,提示再次出現。他看著提示嘀咕道:“開啟船艙功能,要先完成相應的場景考驗?”

    他還以為是需要輸送動力或者是物資之類,是他最不缺的游戲元素,沒想到是要玩家進行考驗,一時間他有些猶豫了。

    “既然是國運神器的使用考驗,肯定不會是尋常的難度,甚至不會是尋常的場景事件。考驗開始了之后不能保存進度中止,強制性要求完成的話,那就蛋疼了。”他想道。

    冥界大一統的步伐開張的是如此順利,他在憋著一口氣先干掉一個領主,然后在冥界掌握話語權。考驗的難度或者是內容超常,進行個十天半個月的不能出來,處心積慮的將大公會引上失敗的不歸路而爭取的先手條件,豈不是全白瞎了。

    尤其是老板們進行了一系列的大動作,肯定有大大的圖謀,冥界作為物資提款機,會更大力度的投入發展才對。到時候彼漲此消,說不定就進入劣勢了。

    進,還是不進?

    他猶豫不決。

    “風暴之舟要正式投入使用還需要時間,就算是開啟了船艙也不能發揮作用,暫時還是冥界格局比較重要。”

    換個思路,豁然開朗。

    國戰服務器。

    一隊玩家徒步行走在一片冰原之上,為首的玩家頂著勾陳大帝的id,查看地圖對比了很久,道:“按照情報,距離不遠了,工程小隊,組裝雪橇車。”

    兩個玩家就地掏出工程學大背包,開始組裝雪橇。

    id叫做雷蒂婭的女玩家說道:“老大,我們現在即便找到了冰歌王冠也有些遲了。”

    一身板甲裝的勾陳大帝對比著地圖不斷的分析,頭也不抬道:“冰歌王冠是我們的第一目標,和諸國的作弊玩家相比,想要靠神器獲得世界舞臺的話語權不可能。主腦運行之后進行了自我調整,但調整了哪些內容連雷霆公司也不清楚。”

    “在這方面上,我們的信息量平等。”雷蒂婭道。

    勾陳大帝道:“龍戰和eda那些國內的公會,歸根結底還是一群商人,他們沉下心的想賺錢,一些麻煩的事情只有我們來做了。”

    “可是找冰歌王冠又能解決什么問題?”

    勾陳大帝平靜的笑道:“阿三主攻地獄陣營,已經被我們的低調哥打懵逼了,估計全世界玩家現在都不會認為資源龐大的地獄是金山。冥界里面,按照吳大鳥他們的情報,和我們想象的差不多,限制太大需要漫長的時間去經營,低調哥應該正在悶聲發財。”

    雷蒂婭看了一眼雪橇組裝的進度,默不出聲等待勾陳大帝繼續說。

    “不管怎么說,我們都要承認地表世界的格局,比不上下三界。低調哥用絕對的實力證明了地獄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美好,吳大鳥的情報證實了把冥界變成糧倉不現實,說到底還是地獄和冥界的格局太低。”

    說完這些,勾陳大帝沒有了繼續說下去的興趣。雷蒂婭更沉默了,格局最大的舞臺當然是國戰服務器,顯然勾陳老大對國戰服務器也沒什么興趣。不然作為游戲上市不久就進入國戰服務器的諸神公會,不應該什么作為都沒有。

    他們這一組隊員,刪刪減減然后又隨時替補進來,組建成一只高手團隊,進入國戰服務器四個月的時間,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在尋找超級神器冰歌王冠。

    但勾陳大帝從來不說是要干什么。

    隨著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勾陳大帝愿意透露的信息也越來越多,回想著他的話,雷蒂婭忽然道:“老大,你是在找下三界的最底層世界,冰雪世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11选五100期走势图